Z攻略
关闭
关闭

Z攻略 > 遊戲攻略 > 圖文攻略 >  

【責任編輯:admin】

 

  《黑暗靈魂3》中除了遊戲中直白的講述外,大部分劇情都需要自己從对话、物品介紹甚至場景細節中去發掘,那麼下面小編就為大家帶來「冬堡首席扎格醬」整理的《黑暗靈魂3》全地圖隱藏劇情深度解讀,看看這些劇情你知不知道吧。

《黑暗靈魂3》全地圖隱藏劇情深度解讀

  魂3在環印城這個DLC之後也走向終結,然而留下的劇情大坑還是非常多的,其中大量的坑至今還在被爭論。在這裡,我先說明一下,魂系列的劇情展示方式由於觀察者視角的問題所以一直是模糊不清的,關於觀察者視角,我認為主要分成兩類,一類是上帝視角,也就是你作為第三者視角來進行劇情體驗,代表例子有巫師系列,近幾年劇情體驗做得最出色的RPG之一,我們不是傑洛特,我們是觀察傑洛特的第三者,所以我們能獲取到所有的資訊,巫師3的劇情從總體到細節都非常詳細的展示給我們看了。另一類就是魂系列慣用的劇情講述方式,也就是第一人稱視角,第一人稱視角的重點在於,我們不是全知的,作為一個置身其中的觀察者,能獲取到的資訊是非常有限的,所以有些無法解答的問題原因也很簡單,我們作為一個遊盪在洛斯裡克的不死人,是無法得知全部的秘密的,這也是克蘇魯式講述方式的一個重點,類似於盲人摸象,我們只能通過我們接觸到的資訊來對全域進行猜測。(關於第二人稱的觀察者視角,我能想到的唯一的例子就是戰神3裡用波塞冬的視角看奎爺QTE自己)

  這裡以魂3的地區分類來進行排列,二代劇情因為聯系較少所以只會有一些比較關鍵的人物出現。

  1、洛斯裡克

  2、傳火祭祀場

  3、法蘭要塞,卡薩斯的地下墓地與熏煙湖

  4、活祭品之路與幽邃教堂

  5、冷烈谷的伊魯希爾與罪業之都

  6、亞諾爾隆德

  7、古龍頂

  8、繪畫世界

  9、環印城 / 隆道爾

  10、世界的本源

洛斯裡克

  洛斯裡克地區,是魂3關系最為复雜的地區,其中的大坑有洛斯裡克王室的關系,洛斯裡克的建國,天使信仰,沙力萬與大書庫的賢者。

  從最基本的來講吧,首先,洛斯裡克的組成,洛斯裡克由三個階級構成,最顶端的是洛斯裡克王室,下邊是四大組織構成的官員階級,分為騎士,主祭,賢者,黑手,最低端的就是洛斯裡克的民眾了,從洛斯裡克的王室來講第一部分吧。洛斯裡克王室構成,是聖王歐斯艾羅斯,王妃,王子與王女。

第一部分-斯裡克王室構成

  聖王歐斯艾羅斯是洛斯裡克的前任統治者,直到他成為妖王之前。

  歐斯艾羅斯是堅定且頑固的傳火派,在統治洛斯裡克的久遠歲月中,引導了眾多的英雄成為薪王,然而世界的力量還是不可避免的走向衰弱,靈魂的力量在無數次的傳火之後所剩無幾,所以歐斯艾羅斯需要更強大的血脈與力量來培養強大的薪王,於是他轉向了大書庫的禁忌知識。大書庫儲藏了大量可以成為禁忌且令人發狂的知識,洛斯裡克的賢者們與歐斯艾羅斯在這裡找到了可能可行的培養強大力量的方法,成為古龍,利用古龍強大的力量來進行血脈與火焰的傳承,然而白龍的禁忌知識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承受的,歐斯艾羅斯在這個過程之中走向了瘋狂,他試圖將自己化身為龍,產下龍的子嗣,然而最後只是變成了類似大書庫的禁忌知識的主人--白龍希斯的可悲模樣,最後以龍的姿態試圖與王妃產下龍之子。然而他成功了嗎?妖王BOSS戰一直疑點重重,因為我們能聽見嬰兒的哭聲,妖王也一直做出保護一個不存在的嬰兒的樣子,直到他二階段徹底瘋狂。那麼,這個名為歐塞洛特的龍之子,真的存在嗎?這裡,說一點我個人的理解,歐塞洛特是真實存在的,而且他死在了妖王boss戰時走向瘋狂的妖王手中。為甚麼我會這麼認為一個不可見的嬰兒是真實存在的?這裡要說一點現實中的原因,要知道,在不管哪個地方的遊戲與影視作品中,殺死兒童都是一根絕對不能觸碰的高壓線,所以你能看到整個GTA5聖都一個小孩都沒有,而當年刺客教條3因為可以利用升降梯砸死小孩一度被爭議要不要對其進行封殺(美國末日是個比較独特的例子,雖然開場莎拉就死了但是是合理的劇情與條件下產生的,當然我也想知道頑皮狗和新力用了多大努力才讓這個劇本得以通過歐美那變態的審核)

  當然,可能也是出於這個原因,血源的梅高的奶媽的BOSS戰中,也只是隱晦的傳達了我們殺掉了剛出生的古神之子,終結了噩夢,而嬰兒車實際上是空的。而且,有人挖掘出了妖王BOSS戰中未採用的一段音訊,因為搬運到B站的視訊我已經找不到了,大致講解一下就是妖王BOSS戰中被刪減了嬰兒的慘叫和有甚麼东西被砸成肉醬的聲音,這些證據我認為已經是足夠的了,劇情上的解釋就清晰了,妖王的化龍實驗取得了某種意義上的成功,他獲得了類似於白龍希斯的姿態,與王妃強行生下了名為歐塞洛特的龍之子,但是此時的他已經陷入徹底的瘋狂當中,在BOSS戰進入二階段時,妖王徹底崩塌的理智使他將一直保護的龍之子歐塞洛特砸死。

  洛斯裡克的王妃的身份遊戲中有幾個比較充分的證據來證明其身份。

  一是女神的祝福,女神的祝福說到,洛斯裡克的王妃被認為是豐饒與恩惠的象徵,這個物品的說明直接的將洛斯裡克王妃與葛薇艾維娜聯系在了一起,因為一代中直接指出了葛薇艾維娜就是豐饒與恩惠的象徵。

  二是陽光療愈,光芒恩惠與陽光滋潤這三個奇跡,直接提到了葛薇艾維娜對聖女們與戰士們普及恩惠,而且葛薇艾維娜已經為妻且為母,其中一個奇跡來自於洛斯裡克點字聖典,另外兩個來自於舞娘與羅莎莉亞的靈魂。

  三是施放恢复,講述了洛斯裡克人在洛斯裡克毀滅前的最後一刻試圖描繪出曾經葛薇艾維娜給予的恩惠的模樣,那是笨拙且真摯的故事。

  四是陽光公主戒指,提到了葛薇艾維娜與眾多神明一起離開了故鄉,後來成為妻子與母親,生下了尊貴的子嗣們。

  這三個奇跡提到了三個關鍵資訊,洛斯裡克的王妃被認為是豐饒與恩惠的象徵,葛薇艾維娜曾經在洛斯裡克散布恩惠,洛斯裡克的人民在最後一刻仍然試圖描繪出葛薇艾維娜曾經的樣子,這幾點證據已經充足了,洛斯裡克的王妃的確是葛薇艾維娜,但是有人認為洛斯裡克王妃是葛薇艾維娜的女兒,但是葛薇艾維娜已經為妻為母了,你讓洛斯裡克再蹦出一個太太上皇來不成?一代裡提到葛薇艾維娜出嫁給火神弗蘭,但是火神诶!魂系列裡老魔女都沒自稱火神你讓哪個次級神明有敢成為火神的自信啊?這裡的確存在劇情上的BUG,只能在三代以嫁給弗蘭只是一個幌子其實是跑去和歐斯洛艾斯建國來圓了。

  這裡又是個經典問題,比方說一代裡老魔女到底有幾個子嗣,到了三代就有了類似的問題,洛斯裡克到底有幾個王子與王女?

  首先,我們直接見到的王子有兩人,洛斯裡克與洛裡安,關於洛斯裡克與洛裡安,有一個詞匯是反復的被提及的,就是詛咒,洛裡安接過了弟弟的詛咒,成為了現在失去聲音與雙腿的模樣。

  首先,詛咒到底是甚麼?洛斯裡克在BOSS戰開場就提到了,the fire linking curse,傳火的詛咒。洛裡安是被當做騎士以及統治者來培養的,從他的火焰形狀的王冠就可以看出來,而他的大劍也在擊敗了惡魔王子之後獲得了火焰的力量,而洛斯裡克,從出生便體弱多病,被當做薪王來培養,甚至有主祭艾瑪為他準備的白金聖劍希望他日後可以成為英雄從而擁有足以傳火的力量。然而洛斯裡克並沒有傳火,以我的觀點來說,洛裡安是上一個傳火的薪王,這也是說明瞭洛裡安結果弟弟的詛咒到底指的是甚麼,洛斯裡克出生即被賦予了傳火的任務,這也像是詛咒一樣讓他的命運被註定了,而洛裡安,作為下一任統治者與英雄,為了保護弟弟,自己成為了薪王進行傳火,而他們的靈魂,最終也因為傳火的命運與詛咒而綁定在了一起。

  為甚麼我這麼堅定的認為洛裡安傳過火呢?雙王子boss戰進入二階段時如果你注意的話會發現洛裡安身上有只存在於薪王與獲得餘火的餘灰身上的餘火狀態,不是來自於他的大劍的火,洛斯裡克身上也有(這裡應該是因為他們的靈魂綁定了所以都擁有了餘火狀態),而洛斯裡克的BOSS戰場地一地的羽毛(不是灰啦不信你們仔細看)與洛斯裡克會用的天使聖光,這裡就要提到洛斯裡克城的天使信仰了,這部分以後再講。

  而在這兩名直接遇見過的王子之外,還有幾名王子與王女呢?在上一部分妖王篇中我解釋了歐塞洛特王子的真實存在,而沒有線索指出還有第四名王子,那麼在這裡我就認為洛斯裡克王室有三名王子。而王女呢?根據目前的線索,我能推斷出存在的王女只有兩位,羅莎莉亞與舞娘。關於羅莎莉亞的部分,我在這個這篇文章(點擊進入)裡比較詳細的描述過了這裡就不再放一次了。

  關於舞娘,我會在之後冷烈谷部分進行詳盡的描述,洛斯裡克王室部分結束,大致的成員與關系我都盡可能的進行了分析。

第二部分-洛斯裡克的四大支柱

  在明面上,洛斯裡克只有三大支柱,洛斯裡克的主戰力騎士,負責撫養王子以及傳播奇跡的主祭,研究魔法的賢者,而在暗地中,還存在第四大支柱,也就是暗地行動為王鏟除敵人收集情報的王之黑手。

  首先,關於洛斯裡克的騎士們,能說明的內容實際上不多,因為洛斯裡克的騎士滿大街都是,值得一提的是根據祝福附魔的說明洛斯裡克的騎士們曾經是與賢者們走得比較接近的,也會在戰鬥中使用魔法來強化自己的武器,而在賢者們發現大書庫之後,騎士們漸漸疏遠了與賢者的關系而和主祭們走得比較近,這也是為何大書庫內的騎士們用的都是結晶附魔,而大書庫外的使用的都是祝福附魔。而王室的主祭們,除了路邊都是的給騎士們加BUFF的聖職者之外(順便一提這些聖職者會一代活屍劍聖的幻影劍舞,八週目1800血一套直接死),更主要的是王室的乳母們,在遊戲中,明確出現過的乳母只有三位,坐在舞娘BOSS戰場地的艾瑪,傳火祭祀場的老防火女與最終在聚集地等待終結的老嫗。

  艾瑪是最好解釋的一名主祭,她是堅定的傳火派之一,給予餘灰通往不死聚落的信物,看守著通向洛斯裡克城的唯一一條路,即使是臨死前仍然在請求洛斯裡克登上載火的王座。而第二名,坐在傳火祭祀場的老防火女也不難解釋,這位老阿麽的解釋會放在傳火祭祀場篇來詳細說。最後一名主祭就很有意思了,他作為一名王室的主祭,同時居然也是隆道爾的一名巡禮者,並且最終死後化為了天使的形態,關於她的內容,我會在天使信仰那部分講(另外,她的主祭身份我認為需要存疑)。而後,賢者部分就要大書特書了,因為這牽扯到一明一暗兩個非常重要的人物,甚至可以說他們才是魂3主角。

  首先,乳母負責撫養王子,而賢者則負責教導王子,關於大書庫白龍知識的研究,妖王部分已經做過闡述,而大書庫的賢者有一名比較特殊的存在就是結晶老者,結晶老者作為雙胞胎,一名輔佐了法蘭街舞隊,這名結晶老者放到法蘭篇說,而另一名老者,擁有羅根最後在大書庫研究的結晶魔法的秘密,他也培養了一名愛徒就是結晶的女兒克林姆希德,這些人都是結晶魔法的研究者,可以算作大書庫賢者的一個分支,而在這些賢者之上,還有一名更為高等的賢者,就是大書庫的初始賢者,他親自教導了洛斯裡克王子,並且這教導使得洛斯裡克王子傳火的信念產生了动摇與崩塌,而關於初始賢者的身份,有兩種說法,一是初始賢者是沙力萬,沙力萬的證據也很充足,從洛斯裡克城羽翼騎士巡邏的那個廣場上的那座拿著罪業大劍的雕像以及雕像上眾多的沙裡萬特有飾品基本可以断定那個雕像就是年輕時的沙力萬,而沙力萬也是滅火派的。

  而另一種說法則是初始賢者是安迪爾,支援是安迪爾的一個說明是安迪爾也是滅火派,而且在靈魂激流這個奇跡中提到了這是初始賢者傳授的法術,而靈魂激流正巧就是二代安迪爾研究的的法術。而在這裡,我提出一個觀點就是初始賢者的確是沙力萬,而沙力萬則是受到了安迪爾的影響的。支援賢者是沙力萬的一個證據是,存放在大書庫的記載著初始賢者的身份的靈魂激流是由一名冷烈谷的徵戰騎士看守的,冷烈谷的徵戰騎士總共有五人,基本都是看守在各種要道上(洛城那只處於的位置不出意外應該是洛城正門的軍械庫),而這只,卻藏在一個隱藏門後邊。沙力萬的具體分析我會放在罪業之都與冷冽谷部分來進行分析,這裡只是拋出我的觀點。

  而王之黑手作為第四勢力,他們其實可以說的內容的確不多,王之黑手游戲裡實際出現過的有三名,第一名,來自東國的神威,送鬼切與姥斷的,第二名,出身下級騎士的歌德希爾特,第三名,死在大書庫房頂的無名黑手,來自東國的神威沒有甚麼可以說的內容,他只是一名與弗羅扎的騎士與結晶的女兒共同看守著王城顶端入口的黑手,哥德希爾特的活動範圍就比較大了,他不出意外是一名比較堅定的傳火派黑手,在遊戲中,可以在法蘭街舞隊與教宗沙力萬的門口召喚這名王之黑手,而在三位薪王都被殺之後,他試圖返回洛斯裡克城大書庫,卻不幸死在了大書庫的門口。第三名黑手則完全不可考證他的活動範圍與行動目的,死在大書庫房頂可能是因為被擁護洛斯裡克王子的羽翼騎士斬殺,而黑手還有一點可以說的,就是他們的衣服實際上是來自彼海姆的刺客的衣服的改造版,這無法找到劇情上的特殊理由,只能認為這種衣服比較適合暗地裡行動使用。

第三部分-洛斯裡克的天使信仰

  天使信仰是在三代中幾乎可以說是突然出現的,而天使的源頭則一直沒有給予說明,而在環之都可以遇見總共四名天使,一名是由前邊說的老嫗死後化成的,另三名也是同樣由巡禮者死後化成的。

  天使信仰在上邊洛斯裡克王室部分的引用帖裡也進行過敘述,我在這裡引用結論,而幽邃教堂這個地方原本是白教的教堂,葛慈德曾經在這個地方向騎士們傳授奇跡,之後見到天使之後,天使向他講述了天使的故事,而後葛慈德就開始向洛斯裡克普及天使的故事與信仰,羽翼騎士也是天使信仰之下的產物,而之後,洛裡安見識到了天使的真正面目,於是洛斯裡克將天使信仰列為禁忌,葛慈德也被囚禁在大書庫顶端,而後來埃爾德裡奇腐化了白教,指使手下將這位曾經的聖女腐化成為羅莎莉亞。

  這裡我試圖解釋一下天使到底是甚麼?從遊戲中可以見到的天使來看,基本都是從巡禮者的屍體中產生的,而巡禮者,可以認為是隆道爾的背蓋子的聖職轉化而來,而有一只最特殊的天使就是那只不會進行攻擊的老嫗所化的天使,而天使,可以理解為利用深淵的力量與信仰的力量所進入的生命的下一個階段(有個證據證明天使與深淵的關系就是天使的腹部與白臉蟲的腹部幾乎造型一致,都是帶有鞘翅的類昆蟲腹部),一種超脫了火的束縛的生命形態,而其他三只,都是沒能徹底脫離原本生命的失敗產物,只有那一只徹底脫離了原有的形態。而在這裡,也可以解釋洛城天空中的巡禮蝶的由來,如此數量龐大的隆道爾巡禮者來到了洛斯裡克城,而絕大多數都被斷掉的洛斯裡克城門橋攔在了門外(也就是有大屁股以及龍屍所在的那座橋),死掉的巡禮者未能成功化為天使,在深淵的影響之下只能以巡禮蝶的失敗形象出現。

  說到這,是不是想起了隆道爾的尤艾爾,他也死在了火雞場,然而火雞場卻沒有出現一只天使對我們進行狂轟濫炸,這裡就要說到尤利婭了,她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就說到了,感謝我們拯救了尤艾爾的靈魂。可以認為,隆道爾勢力對成為天使是持否定態度的,而我們接過了尤艾爾的黑暗之穴,將尤艾爾從深淵的影響中解放出來不至於死後化為失敗的巡禮蝶,所以尤利婭感謝我們拯救了尤艾爾的靈魂。關於尤利婭我會在最後隆道爾以及世界本源部分寫,這裡對天使的猜測不一定正確,但是是我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釋了。

 

 

 

傳火祭祀場

  遊戲中,總共出現過三個傳火祭祀場,第一個是独立存在於地圖外的灰燼墓地傳火祭祀場,以下簡稱灰祭祀場;第二個是與洛斯裡克城連接的無主墓地傳火祭祀場,以下簡稱黑祭祀場;第三個是初火火爐前的火已熄滅的傳火祭祀場,以下簡稱無火祭祀場。首先我想講明白這三個祭祀場的先後順序,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這三個祭祀場肯定是存在於不同時間段的同一個祭祀場,然後,如果不和灰祭祀場的老婆婆对话,而先和黑祭祀場的老婆婆对话,那麼你回到灰祭祀場後和老婆婆对话會觸發一段全新語音:「啊,這位大人是您啊·····不,我甚麼都沒說,灰燼大人」(我只記住了意思沒記詳細內容,但是大意就是如此),從此可以看出來,黑祭祀場的時間是在灰祭祀場之前,而無火的祭祀場,則是存在於聚集地的即將崩塌的祭祀場,肯定是處於更加遙遠的未來。

  其次,傳火祭祀場的功能,傳火祭祀場外的墳墓可以看做是曾經的薪王與在成為薪王路上失敗的餘灰的墳墓,而他的位置也正好是在洛斯裡克城聖王歐斯艾羅斯的庭院的後邊,還有一名王室的主祭看管,而傳火祭祀場,則可以認為是諸位薪王以二代的王座傳火法傳承初火的地方,而我們到達黑祭祀場的時候,可以拿到斷掉的螺旋劍碎片,寫著是已經完成使命的螺旋劍的碎片,而第一次傳送到洛斯裡克的高牆的時候可以在身後看到一把斷掉的螺旋劍,可以認為黑祭祀場的碎片就是來自於這把斷掉的螺旋劍,所以可以認為這把螺旋劍是曾經洛裡安傳火時所使用的螺旋劍,而雙王子將之折斷也是希望傳火祭祀場因為沒有了螺旋劍失去效果無法傳火。

  所以在這裡梳理一下在遊戲正式開始之前發生在傳火祭祀場的事件,由洛裡安傳火之後初火又一次走向了熄滅,而這次應該傳火的薪王則是洛斯裡克,但是洛斯裡克受到沙力萬的影響以及哥哥為他獻身的音響所以心中堅定了不再傳火的信念,所以初火遭遇了最大的一次危機,而傳火派準備的第一個應急方桉英雄古達則成為了這次應該傳火的薪王,而此時,初火的力量已經極度暗淡,古達的防火女最終沒有等到古達的到來便死去,世界已經陷入了黑暗,而另一位曾經到達過深淵的防火女則攀上了鐘樓顶端敲響了喚醒薪王的鐘隨後死去,薪王被喚醒,而被喚醒的五位薪王除了庫爾蘭的魯道斯剩餘四名均由於各自的理由拒絕傳火,而僅憑魯道斯的餘燼無法堅持太久,而沒有了防火女無法傳火的古達則讓魯道斯將他做成了螺旋劍的劍鞘,等待餘灰蘇醒以讓擁有足夠力量的餘灰得以獲得螺旋劍(然而由於火滅,古達也未能擺脫深淵的影響,英雄古達已經出現了深淵侵蝕的紅眼徵兆,而之後灰古達則更直接的爆發出了深淵形態的肉體-人之膿)。

  於是大鐘再次被敲響以喚醒餘灰,而魯道斯將死去的防火女的靈魂重新煉化,成為了灰祭祀場中那名人偶一樣的防火女,由魯道斯的力量,傳火祭祀場暫時變回了曾經那個還擁有火焰的祭祀場,等待餘灰蘇醒,然後就是這位被尊稱為古老師的兢兢業業的被打死兩次的BOSS英雄古達,古達的靈魂換到的戒指-囚虜的鎖鏈描述向我們說明瞭一件事情,古達也是被傳火的命運束縛的存在,不論古達之前曾經是甚麼樣子的英雄,當他被選中成為傳火的薪王的時候,他的命運就如同被套上枷鎖一般的限制在了傳火的詛咒之下,成為了命中註定的柴薪,然而由於古達沒有及時趕到,他甚至連柴薪都無法成為,最終只能成為一個考驗餘灰的試煉。

鐵匠安德烈

  而後,是傳火祭祀場的NPC們,首先是一代不死教區拳皇安德烈。

  他保留了安德烈的記憶以及魂系列唯一的開口說話的特權,但是在黑祭祀場我們並沒有看到安德烈的存在,只有一把鐵匠錘子,而殺死安德烈之後,他說的話也非常有意思,他說到「I may serve,but I'm not a slave(我也許在服務,但是我不是個奴隸)」(在這裡向剛被我砍死一次的安德烈道歉順便紀念我那個作廢了的存檔因為安德烈被你幹掉一次之後他就不給你锻造了)。說明瞭一件事情,安德烈也是在被傳火束縛,但是他一定程度上保留了自己的自由,所以安德烈作為初始廢設中葛溫的兒子,看來地位還是非常高的,雖然被傳火束縛但是依然有唯一的動嘴說話的權利,只是他如何從一代活到三代始終無法得到應有的解答。

老防火女

  其次就是傳火祭祀場的老防火女。

  他是作為看守傳火祭祀場的主祭而存在於這個地方的,而在黑祭祀場中,他也是唯一的NPC,可以認為,那時的老防火女還僅僅是擁有自主的一名洛城主祭,而之後,火焰熄滅,魯道斯以一己之力重新喚醒祭祀場,而此時,老婆婆也成為了傳火束縛下的奴隸(殺了她只會讓物價貴20%而並不會像安德烈大爺一樣直接耍脾氣不搭理你了)。

防火女

  然後就是防火女。這位防火女沒有太多可以說的,因為身份來源始終無法擁有足夠多的證據來進行確定,而只能認為她就是曾經古達的防火女,而之後由魯道斯重新煉化成為了我們的防火女。

  而這位防火女也關系到滅火結局,在黑祭祀場拿到了防火女的眼眸之後便會讓她看到無火的世界,從而開啟滅火結局,而這對眼眸的來源就比較有意思了,根據防火女的說法,這是所有防火女都失去並且不應該再擁有的东西,這可能聯系到防火女的本質,因為她們也是營火的燃料,與營火如此直接的關系在擁有了可以視物的能力之後,將足以看到初火熄滅之後的未來(這是最合理的解釋,因為沒有更多的直接線索來指出這對眼眸的主人是誰以及現任防火女的身份)。

逃脫者霍克伍德

  然後就是歷代古早,灰心哥,逃脫者霍克伍德。

  這位的劇情也屬於比較明朗的那種,他曾經是不死隊的一員,在無法忍受不死隊的無情屠殺以及要手刃曾經的戰友的痛苦之後灰心喪氣逃脫了不死隊,拋棄了街舞隊独特的劍術用起了盾牌來,而他會告訴我們相當大量的資訊,在我們終於殺掉街舞隊也就是第一個薪王之後,他無可奈何的發出嘲笑「將人殺死僅帶回柴薪,原來這就是為王的獎勵啊」,而受到我們的激勵,他出於不明目的(一說為了獲得強大的力量來繼續曾經的队友們鎮壓深淵的職責但是沒有直接證據只能作為推測)開始探尋龍的秘密,希望化身為龍,從而我們可以在妖王以及古龍頂召喚他,而在古龍頂,很戲劇性的當二人協作分別獲得一部分化身為龍的方法之後(當然不協作也行但是怎麼都是你獲得了一部分龍石他獲得了另一部分),他向我們發起了挑戰,要成為完整的龍,當然,你也可以死一次送給他光輝龍頭石,也可以殺了他搶奪走他的龍體石,總之他的劇情是最淺顯易懂的一位。

薄暮之國的西裡斯

  她的主線劇情我就不再贅述,只說比較有意思的幾點,一,他認為自己是暗月之劍,然而根據現任暗月之劍團長幽爾席卡的話,暗月之劍只剩下幽爾席卡一人,直到我們的到來。而在俘虜之塔跳下去的路上,可以撿到摔死的繪畫守護者的衣服與武器,可以認為,曾經的暗月之劍遭到沙力萬篡權之後,幽爾席卡與最後幾名暗月之劍被囚禁在了這裡,而暗月之劍們試圖從俘虜之塔的橫樑上離開這座塔,但是他們都摔死在了半道上,而有兩名暗月之劍,因為擁有銀貓戒指所以安全的到達了伊魯希爾。

  一名暗月之劍是西裡斯,而那另一名暗月之劍是誰呢?以我的理解,正是西裡斯任務線中我們最終要面對的她的的阿公。累積者們都是失去記憶的遊魂,而阿公因為這個原因忘記了自己暗月之劍的使命而成為了一名發狂的累積者,西裡斯則是仍然銘記著暗月之劍的使命,並且在忠實的履行著曾經的約定,即是當阿公喪失人性發狂的時候,殺了他。而完成西裡斯的全部任務之後,使命完成的她死在了祭祀場外邊的一座墓碑之下,R.I.P

裡姆的伊麗娜與伊果

  而後,卡裡姆的聖女伊麗娜與傲嬌(劃掉)呻吟騎士伊果,這部分的劇情也是坑很少的一部分劇情,但是他告訴了我們成為防火女的途徑,而且伊麗娜最終成為防火女時卻直接出現在了防火女的墓地,那裡是已經完成任務的防火女所安息的地方,然而伊麗娜卻直接出現在了那裡,個人感覺是沒有實際劇情意義的一個點,而伊果,在她成為防火女之後也得到了安息。然而,如果你給了伊麗娜隆道爾和幽邃的點字聖典,那麼她會發狂,形容起來就是像是有潛伏在黑暗中的小蟲子在啃食她一樣,這也是在從側面描述深淵與幽邃之間的關系以及他們對人的心智的侵蝕。

大沼的喀爾彌庫斯、魔女卡露拉

  而後,大沼的喀爾彌庫斯,魔女卡露拉,為啥我把這兩個放一起說呢?因為這倆完全就是用來教你咒術和暗術用的,卡露拉唯一可說的是她的魔女造型可能引起了尋找魔女的亞瓦的誤會讓他以為卡露拉是他的黑魔女了從而跑到地下監牢去救援,結果發現不是(亞瓦:CMN)惡魂魔女的情懷也能玩出這種花樣來我也是服氣的。

尤艾爾與尤利婭

  這部分我放到繪畫世界與環之城部分講。

彼海姆的歐貝克

  這個NPC來自彼海姆是一名披著魔法師外衣的殺手密探,來到這裡尋找魔法的奧秘,我們給足了他書之後他就會死在大書庫樓頂。然而,真的這麼簡單嗎?歐貝克還有另一重身份,那就是隆道爾的白色影子,尤利婭在認你做主人之後會讓你殺掉歐貝克,因為歐貝克在她的描述裡是也想成為遊魂之王的人,會對我們成為王而產生威脅,然而以我認為,歐貝克沒有那麼大的野心,魔法就是他的全部追求了,因為他可以為了感謝你真誠的給你他最寶貴的东西,表明魔法師身份的稚嫩龍徽戒指與表明密探身份的沉眠龍徽戒指,可以說,那幾乎就是他擁有的全部了,而他的入侵只有在你沒有走遊魂之王路線的情況下才會觸發,而且最終他也是追求魔法而死在了大書庫的顶端,可以認為他離開彼海姆之後也加入了隆道爾勢力,但是他仍然將魔法作為自己最終追求的目標,在遊魂之王路線中並沒有對我們不利的心思(當然,不走遊魂之王路線你一邊給他魔法還一邊被他入侵,25仔啊)

葛雷瑞特與帕奇

  傳火祭祀場的NPC們最後還剩下兩人,那就是葛雷瑞特與帕奇,葛雷瑞特是不死聚落的一名盜賊,而有物品說明提到過,不死聚落的盜賊都不敢爬上洛斯裡克的高牆,依他們的說法,那座城會吃人,而葛雷瑞特最終還是冒著風險爬上城牆了,然而遊戲裡沒有直接說過爬上城牆的理由,但是從葛雷瑞特給我們的那個戒指裡可以看到,藍淚石戒指,感應佩戴者的危機保護他的生命,這個戒指肯定不是葛雷瑞特本身有的,只能認為這是他從洛斯裡克城偷來的。然而,即使被抓他也沒有交出這個戒指,獲救後第一件事就是讓我們把這個戒指送給不死聚落一個叫做洛蕾塔的老女人,然而我們到達的時候,洛蕾塔已經死了,或者說,已經死了很久了,不論這個洛蕾塔是葛雷瑞特的甚麼人,她一定是葛雷瑞特非常重要的人,而快要死了的她,讓葛雷瑞特舍得冒風險進入洛斯裡克城偷來保護生命的戒指,當我們交給葛雷瑞特洛蕾塔的骨頭的時候,葛雷瑞特看似鎮定的說到,我已經預感到了,這反而像是種解脫,然而當我們之後再去的時候,葛雷瑞特卻崩潰的蜷縮在地上,反復的重复著一句話「天哪,她已經死了」。之後,似乎就是像赴死一般,他想去洛斯裡克城,去冷冽谷的伊魯希爾,去大書庫偷竊,去的都是別的小偷從來不敢去去了也回不來的地方,第一次偷竊已經危險重重了,第二次偷竊更是如果不獲救,那麼他就回不來,然而第三次,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去了,試圖為我們帶回來戰利品,然而最終死在了大書庫的房頂,或許作為一名卑微的小偷,他在失去最重要的人之後,追求的只是一個帶有一絲光榮的結局吧。

  說到葛雷瑞特的第二次獲救,那麼就不得不提另外兩個NPC了,洋蔥騎士,卡塔利那的傑克巴爾多,與不屈不撓的帕奇,關於洋蔥我會放到罪業之都講,而帕奇,作為魂系列一貫的古早NPC,總是以狡猾姦詐的形象出現的,然而在魂3,我們看到了另一個帕奇,一個有血有肉的帕奇,他曾經和葛雷瑞特關在一個牢房裡,而更年長的葛雷瑞特總是關照著帕奇,小偷和騙子,奇妙的友情,對吧。劇情上,第一次遇見帕奇是在幽邃教堂,他扒光了洋蔥把他扔到井裡,假扮洋蔥把我們送到巨人手裡試圖害死我們然後搜刮我們的裝備。而當葛雷瑞特第二次出去偷竊時,剛把我們關在傳火祭祀場塔頂又一次試圖害死我們的帕奇這次從我們口中得知了葛雷瑞特去冷冽谷的消息之後,嘴上說著那個老家夥不要命了。但是他卻去救了葛雷瑞特,而且是偽裝成洋蔥來救的,到底應該說他比伊果還傲嬌呢還是應該說他只是想維持一個單純的騙子的形象以掩蓋他的人的內心呢?

  而在萬物終點的聚集地,我們遇見了不死詛咒累積到徹底喪失記憶的遊魂,拉普。

  初次見面,拉普的蹲姿與他的口音就已經引起了我的懷疑,直到他掏出洋蔥的酒的時候,我就已經確信了,他就是帕奇,三代的帕奇,因為洋蔥自己特制的酒,除了他自己,只有扒光過他的帕奇可能會有,而這一次,帕奇居然在推土塔廢墟中幫我們帶回來了一個寶物,該說這是諷刺呢還是帕奇的本心呢。而當我們找到瞭解咒石碑的時候,拉普說到,不管我恢复記憶後想起了甚麼,你永遠都是我的朋友,然而這個朋友,又一次使出了他慣用的伎倆,把我們踹了下去,然而不同的是,我是笑著被踹下去的,而且這次他把我們踹到了正確的路上,願你尋找黑魂的時候有好運,他說。

  從他的自白,他說到,他只是討厭人類的貪婪,從而利用這貪婪而懲治那些貪婪的人,願你騙人的時候運氣也好一點吧,我說。

魯道斯

  然而沒存在感只是戲言,魯道斯可以說是魂3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從前邊我對傳火祭祀場的時間整理可以看出,魯道斯是被喚醒之後唯一一個還堅持傳火並且用自己最後的餘燼支撐著營火的力量的薪王,更是通過自己煉魂的本領,再造了防火女,將古達做成了螺旋劍的容器。

  然而,在成為新王之前,他到底是誰?既然能成為薪王,那必定是有著強大的力量的人,然後除了埃爾德裡奇也都是英雄,然而其他幾位薪王,力量來源都很清楚,傳火的动机也都比較明朗。

  魯道斯呢?他何德何能成為了薪王?首先,從名字,我們得知,魯道斯來自庫爾蘭,這個庫爾蘭是甚麼地方,已經不可考,而魯道斯死後(殺死他或者集齊薪王柴薪通過儀式吸收所有薪王的力量),他留下的那個道具,頭蓋骨戒指就成為了一個魯道斯身份的重要線索,頭蓋骨戒指寫到,由「噬魂」的靈魂煉成而來,「噬魂」是可以無休止的吞噬靈魂再將力量化為自身的怪物,其詛咒的屍骸就算燃燒殆盡,靈魂的味道依然久久不散,所以,通過燃燒殆盡這個關鍵詞,我們可以認為,魯道斯就是這個戒指上提到的「噬魂」,而根據冶煉爐提到的煉成靈魂轉化為物品,如果使用錯誤,就會被稱為禁忌。

  可以認為,曾經的庫爾蘭的魯道斯掌握了一種煉成轉變靈魂的技術,而這種技術原本是用來將畸形的靈魂煉成成為物品來使用的,而魯道斯,不知如何,發現了這種技術的另一種用法,那就是將靈魂不在轉化成為物品,而是轉化成為自己的力量,要知道,吸收靈魂成為力量,這是不死人的專利,防火女說過,to be unkindled is to be a vessle of souls,成為餘灰,即是成為靈魂的容器,無主的靈魂才能吸收成為力量。而魯道斯,不是不死人,卻做到了這一點,而且不停的吞噬與強大,最終活生生的吞噬出了一個薪王,而很有意思的一點是,我們第一次殺掉魯道斯之後,刷新地圖他也會复活,但是在做夢,夢中他哭喊著,好痛,燃燒到骨頭了,好燙,殺了我吧,請殺了我,然而醒來後卻回歸了以往的淡定從容,說明,成為薪王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燃燒自己的力量來延續初火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

  而殺掉魯道斯,也有可能觸發另一段对话(我觸發過但是忘了怎麼觸發的,似乎有人說是放回所有柴薪即可不用殺掉),他會說,「看啊,各位,我成為了王……就算火很微弱,還是能延續世界啊……所以原諒我吧,原諒我吧……不要一直怪罪我了……所以,魯道斯的力量來源與动机都明瞭了,魯道斯成為薪王之前,先成為了被稱為噬魂的怪物,而應該是出於幡然醒悟,他明白了自己做出了多麼可怕的事情,而且被所有人所懼怕與怪罪,為了贖罪,償還自己因為吞噬靈魂做出的傷天害理的事情,他自願成為了燃燒的薪王,所以,他延續初火的目的有兩個,一個是延續世界,另一個是贖罪。

  而他依舊如此堅持傳承初火的目的,究竟是其中哪一個呢?這就不得而知了。

 

 

 

法蘭要塞、卡薩斯的地下墓地、熏煙湖

  這一篇是整個遊戲中坑最少的一部分

  所以我的敘述也會比較簡短,挑幾個重點來講就行了

法蘭要塞

  法蘭部分整體就是圍繞著法蘭的深淵監視者展開的,作為不死人的法蘭不死隊使用独特劍術,敬仰著亞爾特留斯的傳說(狗屎其實是我們在一代裡的傳說啦A大還被馬努斯吊打來著還不是我們救的場)而成立的一只軍隊,只要有一點深淵的徵兆就會消滅整個國家。法蘭我想說的幾點是,他們的建立者是誰?我認為法蘭不死隊基本上就是一代黑森林白貓契約的傳承。為何我會這麼說呢?首先,是不死隊的靈魂的說明分得狼血的監視者們,他們的靈魂就是狼血之主的靈魂,而狼血之主,有人以為是法蘭老狼,而這顯然是錯誤的,而亞爾特留斯的裝備在三代裡的描述寫到,過去的騎士,曾留下狼血與使命而倒下,這就是法蘭不死隊的起源,所以結合這兩個物品說明,他們的狼血不只是簡簡單單的血液,還包含了亞爾特留斯的靈魂,而在一代中,拿到亞爾特留斯的靈魂之後我們有兩個選擇,一是交給基亞蘭,二是殺掉基亞蘭不交給他,而根據之後街舞隊的物品描述,看來我們在劇情上還是交出來了啊。

  基亞蘭將亞爾特留斯的靈魂分給了繼承A大遺志的戰士們,而戰士們最終成立了法蘭不死隊,然而每名不死隊的队员都明白,自己的末路就是被深淵侵蝕,而自己的同伴到時候就會將自己斬殺,而第二點我想說一下,法蘭不死隊拒絕傳火的原因,首先,沒有任何描述提到了他們拒絕傳火是因為對王位與傳火絕望,而從BOSS戰中,可以看到,有队员出現了被深淵侵蝕的徵兆,而且在集合了所有狼血與餘火之後的那名队员也出現了侵蝕的徵兆,所以可以認為不死隊拒絕傳火的第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內亂,需要斬殺部分被深淵侵蝕的队员。

  但是他們是不死人,被殺了只能再次站起來,曾經的不死隊,有一支名為法蘭追隨者的小分隊,他們的任務不是直接对抗深淵,而是对抗被深淵侵蝕而失去理智的深淵監視者們,他們用特制火把清理人之膿,用独特的曲刀劍術壓制行動,用槍與盾牌包圍,最後用長矛投射,為被侵蝕的戰士送上光榮的結局,有了這麼一支队伍跟隨,深遠的監視者們才能無所顧忌的向前,因為他們被侵蝕的队友自有人去終結,然而這次,在他們成為薪王之後,失去了使命與家園的法蘭追隨者成為了禁忌者而被引導至了繪畫世界,而失去了這支队伍之後,法蘭的追隨者們便會因為深淵引起的內亂而無暇他顧,更何況,這次除了內亂,還有一個威脅需要他們鎮壓。(插一句題外話,法蘭要塞上了城牆到老狼那裡上電梯之後所在的地方就是洛斯裡克的城門橋,而橋我猜想是被那條龍死了掉下來的時候砸斷的,上邊也有不少洛斯裡克的普通士兵,而且離群的惡魔的靈魂提到了他就是給洛斯裡克看門的)。

卡薩斯的地下墓地

  那便是他們用法蘭靈廟來坐鎮的卡薩斯的地下墓地,曾經的沃尼爾是沙漠國度卡薩斯的國王,而卡薩斯的劍士們用独特的曲刀劍術與高超的力量與技巧所向披靡,在沃尼爾領導下的卡薩斯,將人類諸國掃盪而過幾乎統一,而在人類世界中成為了至高者之後,霸王沃尼爾這種永不會滿足的人下一個目標是甚麼呢?根據他的靈魂描述,他想成為最後的死者。最後的死者究竟是甚麼含義,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解釋,只能猜測,有別于帶來死亡的最初的死者尼特,想成為最後的死者的沃尼爾很可能希望的是終結死亡,所以他向深淵尋求了説明,然而從古至今,與深淵為伍的人只有一個下場,那便是被深淵吞噬。

  但是沃尼爾依靠著曾經白教的三只聖物手鐲與一把聖劍才勉強抵禦了深淵。但是,在他見識到深淵之後,他第一次向神祈禱。而在這裡,有一個問題我想說一下,個人腦洞成分居多但是我認為有一定的道理,沃尼爾是怎麼想到向深淵尋求力量的呢?得從一把刀說起了,沒錯,是一把刀,那就是在沃尼爾樓下那個寶箱怪掉落的黑刀,說到是在沃尼爾身邊的一名嬌小劍士所持有的刀。

  (以下是腦洞時間,你們不同意我也理解)

  首先,嬌小這個形容詞用來形容男性的話。要知道,隆道爾黑教會的三名創始人都是女性,大姐埃爾弗瑞德,二姐尤利婭,三妹莉莉安妮,而隆道爾的奇跡的教義從隆道爾點字聖典來看也是詛咒所有死者,而這和沃尼爾想成為最後的死者終結死亡也不謀而合,而太刀這種武器在卡薩斯這個流行曲刀的國度顯得格格不入,而且,三名黑教會的姐妹,都是劍士,用刀的。而艾爾弗麗德是用雙刀(他雙鐮刀的打法就是從以前的劍術改造而來的)並且體型並不能算嬌小,而尤利婭用的又是暗朧那把垃圾,而莉莉安妮我認為很有可能曾經來到沃尼爾身邊建議他加入深淵來達成他們的目的。

  (好了腦洞時間結束)

  所以沃尼爾無論如何,腦袋被做成了個杯子,自己的意識則陷入了深淵的邊緣無法自拔,勉強靠著白教的聖物來苟延殘喘,直到一個不可燃**來砸了他的大金表,然而,深淵的力量仍然在影響著卡薩斯,所以法蘭的深淵監視者們不能坐視威脅不理,只得在內亂的情況下盡力想辦法鎮壓卡薩斯。(吐槽:作為一個黑森林蹲貓俠,感覺一代貓靈菜雞特別多,怪不得他們成了街舞隊之後也那麼菜)

熏煙湖

  這部分更是只用來填坑的一部分,唯一的坑可能是,為啥有火螃蟹(題外話,整個卡薩斯加上熏煙湖地區基本都是直接用的血源的迷宮的素材,可以看到這部分趕工跡象極其嚴重,怪物都沒甚麼新意了甚至根本找不到多少原創怪物,沙蟲的AI更是像個智障)。

  那我就來講一下這部分填了的坑有哪些吧,首先,他告訴了我們曾經的混沌廢都伊扎裡斯在混沌火焰熄滅了之後的樣子,以及惡魔這個種族的末路。首先,惡魔這個種族在三代最有別于一代的一點是,他們即將從生物退化了。很簡單的一個例子,一代的惡魔是混沌火焰還沒熄滅的惡魔,砍在他們身上,是會冒血的,而且明顯是砍肉的手感。而三代,砍在惡魔身上甚麼血都沒有,並且有明顯的硬物撞擊的聲音,可能就是在說明,惡魔這個種族逐漸的變成了石頭這種非生命形態,像初火對我們的意義一樣,混沌火焰對惡魔來說也是區別生死的存在,沒有了混沌火焰,惡魔們將沒有生死的差別,最終會退化為非生命,當然,大部分惡魔在經歷這個退化之前就已經死了,而有些惡魔,身體還殘留著溫床的殘渣,則仍然堅強的活著,就像老惡魔王那樣。然而,老惡魔王最終也死在我們的手下,至此惡魔一族滅絕(當時的情況下可以認為惡魔王子已經死了)然後,在熏煙湖底下,我們可以在一只巨大的蜘蛛與一個女人的屍體上撿到克拉那咒術書,需要我提醒這是誰嗎?

 

 

 

不死聚落

  不死聚落作為不死人的聚集地,可以說是洛斯裡克最底層的人民所在的地方,全都是不死人充斥著的村落存在的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如何處理不停從墓穴中爬出來的屍體,所以我們在不死聚落見識到了大量野蠻且殘忍的處理方法,放狗,肢解,焚化,甚至集體塞進一個籠子裡,然而即使是最有效的將活屍的體液全放空(守墓雙刀有說明,不死人失去血液和體液而死會延緩复活的速度),不死聚落仍然存在非常嚴重的活屍肆虐的問題。所以這時有一支信仰前來傳播,那便是幽邃教堂的導師們,她們前來傳播幽邃的故事並散布埃爾德裡奇的信仰(導師原型目測是劍風中的摩茲古斯,同樣是教士裝扮並且有知識打擊(物理)以及自焚),且傳播著將自身奉獻給埃爾德裡奇的教義,所以我們見到大量不死聚落的侍從(背籠子拿缸的)以及馬車(活祭品之路上可以見到很多)運送不死人前往幽邃教堂,所以這便是活祭品之路這個名字的來由。以上是不死聚落和活祭品之路的簡單背景。

高塔巨人

  不死聚落部分首先的一個坑在於,高塔上的巨人究竟是誰,首先,他留守在那個地方的目的在於保護幽暗遺留的白樹枝法杖變化成的白樹,其次,他使用的是戈夫的巨弓,並且射出的也是戈夫的箭,有些人因為爬上高塔的時候看到那名巨人並沒有拿弓所以以為他是扔箭的,你們可以在不死聚落第二個篝火的陽臺上用望遠鏡向高塔那個方向看,可以看到巨人在拉弓射箭,其次,當我們收集了所有的白樹枝之後,巨人使命完成,不需要繼續守護白樹,獲得了安眠,而從巨人身上,我們拿到了鷹眼戈夫那由葛溫大王賜予的鷹之戒指,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這名巨人和戈夫有著非常深厚的關系,但是,我認為他並不是戈夫。首先,戈夫的描述寫到,他被封住了頭盔變向囚禁在烏拉席露的高塔,其次,騎士的榮譽使他不會摘下頭盔,而塔上巨人,只是一個普通巨人奴隸的樣子,並沒有戈夫的裝備,並且在言語和反應上並不像戈夫那般連貫自然,反應更為持盾,語言也比較簡單,更像是一名普通的巨人奴隸。其次,很關鍵的一點,一代中戈夫的戒指並不是在戈夫身上,戈夫的戒指被他交給了王成的巨人鐵匠,一代裡我們拿到鷹之戒指是在王城巨人鐵匠左手邊的箱子裡,這是關於那名巨人的全部線索了,所以綜合以上線索,我們大致可以得到關於這名巨人的背景。

  首先,戈夫在烏拉席露災難並且黑龍被天選不死人擊殺之後去向不明瞭或者有可能就是死了,因為鷹戒指描述在三代裡提到了戈夫的晚年,沒有任何證據可以指出戈夫前往了哪裡,就連戈夫雕刻的人臉發聲石這代也是直接從鳥巢換,而鳥巢換东西是完全沒有劇情上的道理可言的,否則你給我解釋一下垃圾殘渣為啥能換楔形石塊。而戈夫長期處於烏拉席露,可以認為和幽暗培養了很深厚的感情,所以在之後就算是幽暗遺留的东西也在想方設法的保護,而在戈夫離開不能保護之後,王城的巨人奴隸中有一人便接過了戈夫的戒指和大弓,在不死聚落的高塔顶端保護幽暗的遺物。

咒蝕大樹

  而後,關於不死聚落的支線boss,咒蝕大樹,首先根據描述,咒蝕大樹曾經是一顆靈樹,而關於靈樹我們在幾個地方見過這種描述,一是二代DLC裡那株,二是不死聚落咒蝕大樹,三是米爾伍德騎士信仰裡提到的神木信仰,四是神木圖紋盾,而關於樹木圖騰的信仰影射的現實中的宗教背景,我個人瞭解較少希望有人補充。而話回到咒蝕大樹,我們知道他曾經是不死聚落崇拜的一顆靈樹,而在boss戰場地我們也的確見識到了大量的不死聚落居民正在這棵已經被腐蝕的靈樹面前跪拜,而大樹,現在已經變成了不死聚落這個各種詛咒沉積的地方中遊魂們將詛咒封在其中而產生的怪物,而從大樹裡發現的东西也都很有意思

冶煉爐

  首先,是冶煉爐,關於冶煉爐,我在魯道斯和庫爾蘭的「噬魂」部分有過解釋,而作為被稱為禁忌的东西,被封在樹中也情有可原。第二件物品,是穿刺公爵阿爾斯特的槍,這名穿刺公爵簡直就是突然冒出來的,之前沒有任何地方提到過這個人,而這把武器,個人認為這個人neta的是現實中中世紀那名致命的穿刺公德古拉(也被認為是吸血鬼的老祖),而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線索(當然,這是一把垃圾也沒必要多給啥戲份)。

  第三件物品,是獵殺遊魂大劍,來自米勒的正統騎士團大劍。首先我們無法得知這把劍是否就是二代米勒的魯卡提耶曾經揮舞的正統騎士團大劍,但是就在大樹的門外的塔上,我們能撿到米勒騎士團的一套衣服,可以認為這把劍是那名倒黴的米勒騎士的大劍(魯卡提耶的面具在鳥巢換,同樣屬於製作組完全沒有思路該把這個东西放在哪裡所以扔進鳥巢,同時應該也說明瞭死在不死聚落的那名倒黴騎士並不是魯卡提耶)。而劍的描述中寫到,這把大劍曾經斬殺了相當眾多的遊魂,從而使幽魂在面對這把大劍的時候會喚起心中的恐懼。除此之外,沒有別的線索了。而在大樹底部,是遊魂的穴屋,累積者的犧牲祭壇所在的地方。或許是因為大樹的根部存在著這麼一個祭壇以及累積詛咒,加速了大樹的轉化與異變。累積者誓約提到了神的枷鎖,存在於人的一截脊椎骨中的印記。而累積著們也被提到了說他們懼怕解開神的枷鎖,所以作為發狂了的遊魂,入侵並搶奪著神的枷鎖並累積,並將其獻給犧牲祭壇,溫暖的火這個咒術寫到了累積者都渴求家人與溫暖,而血癲狂的描述中寫到,血癲狂曾經的主人不停的累積著枷鎖,並且自己最終也成為了犧牲的一員,並將這把刀留給了家人。累積者的誓約中,有兩個關鍵詞被反復提及,枷鎖與家人。

  首先,關於神的枷鎖,這關於最終部分黑暗之環的解釋,所以目前我只說神的枷鎖是神給予人類的一個封印(關於神的枷鎖與黑暗之環這部分我之後會在長篇大論的細講,而這牽扯到環印城與曾經的葛溫時代,所以不死聚落部分不會放開來講,我只能說目前我這個結論個人認為是正確的)。而其次,家人或許象徵著現在這個世界中他們曾經為人而非遊魂時所擁有的溫暖與家庭,而不死的詛咒使得他們遊魂化,最終失去了曾經的自我與家庭,即使他們已經成為了發狂的遊魂。

  而他們懼怕解開神的枷鎖,說明瞭累積者們因為渴求曾經的溫暖而拒絕解開神對人類的封印而進入新的時代,而在這裡,有另一名之前提到過的NPC,薄暮之國的聖騎士,西裡斯的阿公,或許西裡斯的阿公也一樣,雖然忘卻了自己曾經的使命,但是仍然作為遊魂在渴求曾經的溫暖吧,而在不死聚落,最後通向活祭品之路上,有一只冷烈谷的看門狗,徵戰騎士看守在這個地方。徵戰騎士看門之前我也說過,全都是看守在要道上,而不死聚落的這只,是從不死聚落前往法蘭要塞與幽邃教堂的重要關口的看門狗,而後,便是運送活祭品前往幽邃教堂供埃爾德裡奇吞噬的活祭品之路了,在這裡,我們遇見了一大群鴉人,而關於鴉人,我放在繪畫世界部分統一講述。

安裡與霍拉斯

  可以得知,他們曾經是埃爾德裡奇的孩子們之一,而埃爾德裡奇的孩子們,不出意外除了他們都已經被吞噬了,而他們成為餘灰巡王也是非常的有目的性,那便是向埃爾德裡奇复仇,如果,沒有隆道爾的黑教會插手的話,霍拉斯的樣貌已經無從得知,而安裡,已經是遊魂的樣貌,卻沒有發瘋,而且擁有隆道爾的黑暗之穴。而安裡在外,或許曾經到達過亞斯特拉並且獲得了尊貴符實者之劍*(關於尊貴符實者之劍,我們能得知的是,曾經幾乎毀滅亞斯特拉的邪眼魔物就是被尊貴符實者之劍斬殺的,後邊,邪眼戒指也是安裡送給我們的,而這種武器他以人本身的特質,即是幸運來提升攻擊力,而幸運,我們也可以知道,是遊魂變質的主要影響屬性,或許可以認為,越接近遊魂,人的特質越明顯),而先拋開隆道爾不談,這兩位NPC的關系比我們想象的要复雜

  安裡(這裡預設他是女的)比我們看上去的要脆弱很多,而霍拉斯,是她的同伴的同時也是她的精神支柱,是他們一同討伐埃爾德裡奇的路上的支撐,如果我們單獨殺了霍拉斯,安裡會失去斗志跪倒在地。霍拉斯是失去了聲音的,他的舌頭曾經被暗靈奪走了,這或許也是他加入青教的原因,而且他的一身裝備,都是從曾經的一名處刑者那裡奪來的,而霍拉斯,沒能陪同安裡走到最後,在熏煙湖,我們見到了和霍拉斯走散的安裡,她顯得十分無措,而霍拉斯,或許是從沃尼爾前邊那座吊橋上掉了下去,死在熏煙湖之後終於徹底成為了遊魂,如果我們告訴安裡霍拉斯在哪裡,那麼安裡最後會被已經成為遊魂的霍拉斯殺死,而如果我們沒有告訴安裡霍拉斯在哪,或者說曾經是霍拉斯的那個遊魂在哪,安裡最終會受到我們的激勵,独自踏上徵討埃爾德裡奇的路途,之後的內容,我在冷冽谷與雅諾爾隆德繼續講。

幽邃教程

  現在回到活祭品之路,這部分沒有更多的坑了,那麼就到目前坑最集中的地方之一,幽邃教堂。

  幽邃教堂部分的坑,多到令人發指,首先便是被囚禁在幽邃教堂的重生之母羅莎莉亞,關於羅莎莉亞的分析,詳見洛斯裡克王室部分我給出的另一個較早之前我的分析的鏈接,而這裡,我想談一下羅莎莉亞被奪取的舌頭。我認為,羅莎莉亞的第一個孩子,是埃爾德裡奇。

  首先,之前關於腐化羅莎莉亞,我認為是埃爾德裡奇做出來的。

  而另外說一點,在現實中,幽邃教堂內部的原型,是位於梵蒂岡的聖彼得大教堂,而羅莎莉亞所在的房間,正好是存放聖母憐子(即是聖母瑪利亞為耶穌哀悼的場景,與羅莎莉亞的姿勢非常類似)的雕像的所在位置,而從gaydio之前一期節目所講到的,rosaria這個名字,其原詞是用於歌頌聖母瑪利亞的rasarium,即是玫瑰經,而羅莎莉亞的指頭的誓約道具的那一串項鏈,原型也是天主教的玫瑰念珠,而且真個幽邃教堂的風格,無處不在影射現實中的天主教,而天主教崇拜的对像是誰呢,耶穌基督。

  而現在,幽邃教堂崇拜的对象又是誰呢?埃爾德裡奇。

  從現實背景以及遊戲中的影射出發,再加上之前關於埃爾德裡奇腐化羅莎莉亞的論據,我有充分的理由認為羅莎莉亞也就是曾經的葛慈德,是埃爾德裡奇的母親,而埃爾德裡奇,是奪取羅莎莉亞的舌頭的那個孩子(而且埃爾德裡奇也是曾經的白教大主教,作為葛慈德的兒子成為大主教也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

  根據我之前的論斷,幽邃教堂是曾經的白教教堂,葛慈德曾經在這裡散布恩惠,而直到埃爾德裡奇的出現,埃爾德裡奇,幽邃聖者,曾經也是一名白教的大主教,而從他走上食人的路上之後,便改變了,通過食人,他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但是同時,也受到了幽邃的感染,通過埃爾德裡奇的深淵屬性,我們可以得知幽邃與深淵是屬於同一屬性的,而不同之處在於,幽邃更為平和,而深淵則更加的狂亂,就像人心一樣,沒錯,吞噬神明的守護者的誓約道具,便是人心的沉淀物,而這一物品,可以認為來自於幽邃。而幽邃和深淵一樣,都来自黑暗靈魂,而作為吞噬了大量人類的埃爾德裡奇,吞噬了過多的人心從而墮入幽邃,也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然而,吞噬成為怪物的埃爾德裡奇,因為其擁有的強大的力量,根據霍克伍德的說法「they made him a lord(他們將他變成了薪王)」這裡這個他們,我認為是洛斯裡克的傳火派。然而,成為薪王的埃爾德裡奇並沒有止步於此,後續的內容,我會繼續在冷烈谷與亞諾爾隆德講。

教堂騎士

  而後,關於教堂騎士,,教堂騎士們,根據裝束上的描述,他們都是曾經的聖王歐斯艾羅斯的騎士,或者說,他們是前代洛斯裡克騎士團,而這些被腐化的教堂騎士,或許也在暗示曾經還不是幽邃教堂的教堂與洛斯裡克王室之間的關系,最後,關於女神的騎士,血源片場穿越過來的(笑),羅莎莉亞的無名指裡奧納德。他的出身,只能知道是一名貴族(然而你這種三角帽裝束中世紀背景下根本格格不入好吧),小時候便渾身燒傷外貌變得扭曲,而為此踏上了尋求重生之路。而成為羅莎莉亞的指頭之後,他並沒有重生,或許是他看到了重生之人最後的下場,變成蛆人那樣醜陋可悲的樣貌。或許因為被扭曲了力量,羅莎莉亞無法帶給信徒們真正的重生,而另一個指頭,食指的海澤爾,最終重生成為了可悲的蛆人,而注意一點,在這時,裡奧納德的武器還是彎勾刀,而月牙曲劍,作為裡奧納德的武器,是他決心成為女神的騎士時所接受的武器,當我們推進了裡奧納德的劇情,他殺了羅莎莉亞並帶著她扭曲的靈魂來到亞諾爾隆德那曾經屬於陽光公主葛薇艾維娜的房間的時候,他的武器變成了月牙曲劍。

  首先,我想說的一點題外話是,月牙曲劍是帶有月亮的魔力的,而在魂系列,月亮與兩個人物有著非常緊密的關系,那就是白龍希斯和暗影太陽葛溫德林,而羅莎莉亞擁有這把具有月亮魔力的曲劍並將它傳給了裡奧納德,或許這是在暗示羅莎莉亞與亞諾爾隆德王室之間的關系,因為根據我的推斷,她的母親就是葛薇艾維娜,或許,還沒有完全失去自我的羅莎莉亞請求裡奧納德殺了她結束她被腐化扭曲的生命,而裡奧納德帶著被腐化的羅莎莉亞來到曾經她母親的房間,就是想給羅莎莉亞的靈魂一絲慰藉吧,最後,是幽邃教堂隨處可見的鴉人雕像與蓓爾佳之間的關系。

蓓爾佳

  因為留下的坑過於多,而與此同時,蓓爾佳似乎是與所有勢力都擁有一定的聯系,首先,蓓爾佳的烏鴉圖騰,一代裡,帶我們離開不死院的就是烏鴉,而繪畫世界,也是鴉人的家,而一代,蓓爾佳的牧師,出現在不死鎮白教教堂裡,而後,蓓爾佳的奇跡,到了三代裡變成了隆道爾的奇跡,所以,蓓爾佳是一個非常复雜的神,而她本身,到了三代就幾乎被遺忘了,但是因為蓓爾佳的雕像仍然可以提供解咒與贖罪,可以認為蓓爾佳仍然存在,關於蓓爾佳,我實在無法理出一個清晰明瞭的結論,因為線索實在缺乏,目前我可以確定的幾點是,蓋爾在跪拜的幽邃主教的神龕後邊的那尊雕像,很有可能就是蓓爾佳的。

  因為蓓爾佳作為繪畫世界中禁忌者的庇護者,被稱為禁忌者之母也是很有可能的,而後,根據一代的牧師以及蓋爾擁有的白教奇跡,也可以認為,蓓爾佳也是白教的神之一,而還有一點,在略施恢复這個奇跡的說明裡提到了,不同于誅殺罪人直到終結的暗月之劍,白教教義是比較寬容的,所以蓓爾佳提供贖罪也是有可能的,所以這是我能想到的一個比較合理的白教教堂存在鴉人雕像的原因。

  這裡只能列出零散的結論,實在無法拼湊出完美的故事來。

 

 

 

冷冽谷的伊魯希爾

  這次要講的部分是冷冽谷的伊魯希爾,首先要注意的一點是,冷冽谷與外界的環境是永遠不同的,因為這裡是永夜,即使是在外界的太陽變為黑暗之環之後,冷冽谷依然是靜謐的永夜,這個情況,像極了魂1的射爆大寶箱之後的王城,而王城永夜,影響我們都知道是來自於擁有月亮魔力的葛溫德林(代表月亮消滅你~),而冷冽谷以及亞諾爾隆德既然已經破除了一代中公主的幻象(一代裡的情況既然葛溫德林在三代才被二五仔坑殺,而且結合最終boss薪王化身像極了一代的官方主角設定,可以認為在三代的世界線中,一代的天選不死人並未破除王成幻象也沒有與葛溫德林敵對,而是根據諸神的引導最終成為了傳火的薪王,而葛溫德林在這之後的歲月中終於走上前臺成為了實際上的亞諾爾隆德的統治者),結合種種情況,可以認為冷冽谷與亞諾爾隆德的永夜是葛溫德林殘存的暗月魔力的影響。

  而在進入冷冽谷之後,我們終於開始觸碰魂3故事的核心部分,在這裡第一個等我們的是一個已經野獸化的徵戰騎士,殺了他之後,爆的道具是教宗右眼,結合之前從波爾多那裡獲得的左眼,我們可以看出,徵戰騎士可能並非出於自願而成為的,而徵戰騎士這個頭銜相比地位更像是放逐,沙力萬作為野心家,將不利於他的人都化作了徵戰騎士,並利用教宗左右眼來驅使他們成為好戰嗜血的野獸直到最終的獸化。而說一個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對野獸化的徵戰騎士使用處決之後如果不補刀,那麼獸化徵戰騎士也不會爬起來,而是翻騰幾下之後雙手抱起來蜷縮著祈禱,我不認為他們祈禱的对像是沙力萬,因為祈禱這個行為,肯定是他們心中殘存的理智做出來的,而沙力萬可以說是他們的仇人,那麼,這個祈禱的对像是誰呢?只能認為是遠古諸神之一了,然而,已經沒有神明可以回應他們的祈禱了。

  而在之後,我們遇見了教宗的騎士團以及高舉罪業火焰的火焰魔女,而教宗騎士們會從口中吐出暗屬性的追蹤球,可以認為,黑暗靈魂的影響已經波及到了這裡,但是不能簡單的將黑暗靈魂的影響與深淵掛鉤,很奇怪的一點是,明明火焰魔女舉起的是火焰,但是罪業之火卻如同黑暗靈魂一樣侵蝕了他們的心智,關於罪業之火與黑暗靈魂的關系的具體內容,我會放到罪業之都来講。在這裡,著重說一下那些在街上行走的幻象,由他們穿著的裝備可以看出他們就是曾經的徵戰騎士們,而由於羅德蘭的時空混亂,他們離開冷冽谷前去徵戰的影像被保留了下來,而徵戰騎士的數量,可以和我們遇見的徵戰騎士对应起來,而在其中,有一名特殊的徵戰騎士可以看到明顯是舞娘的裝扮,而舞娘,則是聯系冷冽谷與洛斯裡克城的一個重要人物,這裡我找到了一段遊戲中沒有出現的話,這段話,是在國人畫師肖在明dalao的一期油畫舞娘的視訊中出現的。


視訊原址:點擊進入

  而肖在明,這裡簡要介紹一下,黑魂與血源詛咒的設計師之一,國人畫師裡我非常佩服這位。

《黑暗靈魂3》全地圖隱藏劇情深度解讀

  既然作為魂系列的美術設計之一,他知道的一些設定和原案肯定比我們多,而在其中,有一句話特別有意思。

《黑暗靈魂3》全地圖隱藏劇情深度解讀

  當她倒下「洛裡安……」「再也……不能為你……唱歌了……」

  這句話並沒有出現在遊戲裡,而作為魂系列的美術設計,肖在明dalao發出來的這句話我認為是有一定价值的,從舞娘的裝備中,我們瞭解到,舞娘的頭冠擁有古代神明後裔才配擁有的極光面紗,結合舞娘的靈魂可以練成的陽光公主的奇跡,間接說明,舞娘是古代神明——陽光公主葛薇艾維娜的後裔,而這段話也印證了我之前的說法,舞娘和羅莎莉亞也就是葛慈德一樣,是洛斯裡克的王女之一。

  因為首先,她對洛裡安的稱呼非常簡單直白,洛裡安,直呼其名,而在遊戲中我們遇見的所有提及雙王子的NPC,全都是用的洛裡安大人,洛裡安王子,洛斯裡克王子這種敬稱,如果是作為侍奉者的身份,這種稱呼方式就不合理了,所以我認為舞娘是洛裡安的親人之一,以妹妹的身份為兄長唱歌,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而或許正是因為舞娘的能歌善舞,故而沙力萬會將她變為自己的舞娘以借此冤罪殺機這位古代神明的後裔,而在這種情況之下,要解決的問題就是為何舞娘作為洛斯裡克王室的一員會出現在冷冽谷徵戰騎士的队伍中,這裡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舞娘為何會被教宗擒獲,只能做出膚淺的判斷認為,沙力萬在洛城還擔任初始賢者期間,野心的膨脹使他有意無意間限制著這些神明後裔的行為,而在叛亂開始之時將舞娘帶到了冷冽谷成為他的舞娘,而後為了報复古代神明將其化作徵戰騎士成為了看守洛斯裡克王城唯一入口的徵戰騎士。

  而或許,雙王子是知道並允許了這件事的?這就無從知曉了,而在教宗大廳底下,我們可以拿到太陽長男的戒指,而這個戒指,被珍重的保存在祭壇之上,可以認為,葛溫德林始終還是懷念被放逐的太陽長男的,故而珍重的保存著這枚戒指,而在冷冽谷盡頭的教宗大廳,我們終於與這位之前提到了無數次的魂3真主角教宗沙力萬碰面了,這位教宗機關算盡,用盡一切方法成為了初始賢者,從內部影響了洛斯裡克城,又滲透進暗月之劍,成功篡奪教宗的位置並將最後一位古代神明暗影太陽葛溫德林拉下王座成為了埃爾德裡奇的食物,然而,他樹敵還是太多了。

  首先就是我們,受火的驅動而誕生的無火的餘灰,為了傳承世界之火而與他敵對,其次,安裡與霍拉斯,這對意圖向埃爾德裡奇展開复仇的同伴,然後,洛斯裡克的傳火派王之黑手,這是我們能召喚的NPC數量最多的一場戰鬥,故而不可一世的梟雄就這麼倒下了(當然也可能是一個裸奔的右手巨劍左手團牌的灰燼上來幾刀把他砍死)。

  首先,這場BOSS戰發生的場地即是暗月之劍的權力中心地教宗大廳,從四個对称排列的葛溫德林的雕像(衣服與暗月錫杖的確是葛溫德林的,沒有頭冠以及蛇身可能是葛溫德林仍然不希望世人知道他的真正面目而進行的偽裝)可以看出,暗月之劍已經名存實亡,整個亞諾爾隆德的掌控權落入了沙力萬的手中。

  其次,沙力萬手裡的兩把劍非常值得考究,一把叫做罪業大劍,這把大劍講述了沙力萬野心的來源,即是當沙力萬年輕時,在罪業之都地下發現的永不熄滅的罪業之火,罪業之火的存在,讓沙力萬確信了放棄傳火的可行性,而罪業之火,因為他與黑暗靈魂之間特殊的聯系,所以擁有了侵蝕人的心智的特性,不但火焰魔女們受到了影響,從教宗進入二階段時暗旋渦噴發的表現來看,沙力萬本人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而可以認為,教宗左右眼中那股能將人逼瘋的力量,或許就來自於罪業之火。

  而另一把劍,制裁大劍,即是暗月之劍的象徵之一,然而受到教宗深沉的心的影響變得比暗月的魔力的顏色更加深沉,他講述了沙力萬如何在暗月之劍中走向權力中心,從繪畫世界中拿到的冰凍魔法,我們可以得知沙力萬是生養於繪畫世界的,而繪畫世界對他來說,不是故鄉,因為繪畫世界是失去家園與方向的禁忌者們的歸宿,而沙力萬,生養於繪畫世界,並沒有失去過任何东西。

  而或許就是因為此,所以繪畫世界並不能成為沙力萬一生的歸宿,故而沙力萬離開繪畫世界的目的可能很單純,只是為了尋找到真正的歸宿,但是沙力萬作為畫中世界的諸神之敵的禁忌者們的後代,對神的憤怒與怨恨不是那麼簡單的就可以平息的,故而,沙力萬心中可能很早就已經有了一個對諸神复仇的想法。

  而作為一名魔法師,或許研究魔法是一個不錯的歸宿,然而年輕的魔法師沙力萬(當時應該已經是初始賢者了)在這個過程中(或許有可能是歐斯艾羅斯的化龍試驗開始之後,因為地下監獄很像是歐斯艾羅斯化龍試驗的試驗品的囚禁地),發現了罪業之火的存在,而這永不熄滅的火焰,點燃了沙力萬心中的野心與复仇的火焰。故而,沙力萬的故事主要就是兩個方面,對神的复仇,以及對滅火的野心,而這兩者,讓他找上了一個共同的盟友,吞噬神明的埃爾德裡奇,對神的复仇需要強大的力量,渡过滅火之後的深海時代也需要強大的力量,而論力量,有誰比薪王更合適的呢。對滅火的野心,可以認為,沙力萬在罪業之火中看到了無限的可能性,而或者罪業之火中的某人與沙力萬達成了某種共識,這部分,放到罪業之都一起講。

  而現在主要要講的,是沙力萬對神明展開的复仇,而對神的复仇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情,作為誅殺罪人至死方休的暗月之劍的主神,葛溫德林無疑是畫中世界最為仇恨的神明,而要擊敗忠誠的暗月之劍,從正面強攻肯定是不可能的,畢竟一位真正的神明以及他手下受其庇佑的戰士不是那麼輕易就會被打倒,故而沙力萬忍辱負重成為了自己最仇恨的神明的手下,並且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向上爬升,成為了暗月之劍權力中心的一員,而在此時,時機或許已經成熟。

  在到達亞諾爾隆德之後,我們可以見到數名神的忠誠的騎士——銀騎士,然而,現在這些銀騎士真的忠誠於神明嗎?有幾名比較特殊的銀騎士,眼睛散發紅光,明顯擁有被黑暗靈魂侵蝕的徵兆,而沙力萬,作為掌握罪業之火的人,擁有足夠的可能去侵蝕改變這些從神的時代便忠誠於諸神的銀騎士們,而我們能在這些銀騎士上刷出代表罪人的耳朵來,或許在沙力萬的叛亂中,這些被改變了心智的銀騎士功不可沒。

  而暗月之劍們,或許在保衛葛溫德林的過程中被屠殺殆盡,只剩下小部分被囚禁在俘虜之塔,而現在,神的護衛們已經被掃平,剩下的要对付的就是神明本身了,根據幽爾席卡的敘述,葛溫德林是被沙力萬害至重病而被吞噬,然而,一個神為何會被害至重病?遊戲裡沒有直接說明,而或許,罪業之火在這其中再次起了關鍵作用,而至此,古代神明的權力中心已經一步一步被沙力萬瓦解,剩下的,就是對古代神明本身展開复仇了。埃爾德裡奇此時,便登場了。

 

最新最實用的遊戲攻略盡在Z攻略
    找不到攻略?【搜索】一下
    

    網站導航

    更多友情鏈接

    頂級欄目 > 遊戲攻略 | 遊戲評測 | 遊戲資訊 | 存檔下載 | 遊戲桌布

    熱門遊戲 > 刺客教條起源 | 神諭:原罪2 | 天命2 | 地獄之刃:賽奴雅的獻祭 | 死亡細胞 | prey獵魂 | 質量效應:仙女座 | 絕地求生大逃殺 | 魔物獵人XX | 薩爾達傳說荒野之息 | 火線獵殺:野境 | 仁王 | 尼爾:自動人形 | 榮耀戰魂 | 狙擊之神4 | 科南的流亡 |

    資訊中心 > 單機遊戲資訊 | 網絡遊戲資訊 |

    友情鏈接 > 開服啦手機遊戲攻略網 | 開服啦手機遊戲下載網